Harvey Lewis【後花園超級馬拉】破記錄108圈

摘要

  • 超馬的挑戰:精神疲勞、睡眠剝奪、消化、幻覺。
  • 完賽體力佔 30%,精神和意志佔 70%。
  • 練習盡快入睡 3~5 分鐘。
  • 幻想自己是隻野獸,用獸性加強意志力

💡
超級跑的定義廣泛為馬拉松 26.2 英里以外的任何距離,但後院超級跑沒有預定的長度。 跑者每小時完成一次 4.167 英里(約 6.7 公里)的循環,直到只剩下一個人站立。 其他參賽者因退出或未能在截止時間內完成循環而被視為未完成比賽。

知道這種超馬比賽,是在臉書上看到追蹤的跑友參加比賽;

台北的冠軍記錄是 34 圈,好奇上網查世界紀錄,才看到這種難以想像的數字—108 圈。

這種跑法好有趣,平常是不是也可以效仿呢?

從家到湖邊來回是 7.4 公里,平時約 1 個小時跑完。

找個時間,用來回加上休息時間 80 或 90 分鐘試看看?

💡
他為今年的比賽所做的訓練有時很特別,尤其是在管理睡眠不足方面。在學校的午休時間,路易斯會在儲藏室裡鋪上一張瑜珈墊,盡快入睡三到五分鐘,模擬他在 Big's 的循環之間的短暫休息。

這個訓練方式看起來不錯!

可以拆分成兩個,快速入睡和短期睡眠。

加上我平常就在用的咖啡睡眠法,平常也可以多多練習。

💡
「我實際上看到了這些草人,樹木也活了起來,」路易斯回憶道。「我會睡一秒鐘,我的聲音感覺非常重。就像那個節目《怪奇物語》一樣。」

在書上看到睡眠剝奪的後果,很可怕,而且太長時間不睡覺,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但這部份網路上找不到實證和數據。

反而世界紀錄上的連續 11 天不睡覺的少年,在事後似乎沒有太大的問題?

所以,這種比賽也許是沒有什麼健康危險的?

另外睡眠不足很容易出現幻覺,還有「斷片」般的小睡。

就像這篇文章說的,「睡一秒鐘 」真不是吹牛。

在疲勞駕駛的場景,很容易出現這種突然睡了一秒的感覺。

💡
「我喜歡在比賽中體現我的精神動物,」劉易斯說。「對於 Big's,我說我的精神動物是蜜獾。蜜獾可以被擊倒、毆打、咬傷、割傷——發生在它身上的一切事情,蜜獾都會繼續前進。”

這種野性的想像,記得某本書裡有提到…

💡
他形容自己是一個成長過程中的「胖胖」的孩子,這與現在跑步上下班、在準備比賽時增加額外距離的人形成鮮明對比。

我有看到他的臉書,真的是跑步上下班;尤其是最近下雪,穿著厚厚的大衣跑步。

這讓我想到,隨時用跑步代替走路、開車,是不是真的可行呢?

這樣真的就把跑步融入到生活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