飢餓168斷食模擬生病與死亡

這種難受的感覺,和生大病、接近死亡有點像。

這真的是自找苦吃。

我在連續三、四天 168 斷食後,終於有一次失敗了。

那次的感覺,讓我深深體會到,理智、身心痛苦掙扎是什麼滋味。

聰明的大腦不斷的為自己找藉口,有理有據的分析停止 168 的利弊。

現在想來,當時的「我」倒底是什麼?感覺理智分析勸說的那個我,不像是自己。

是一種自我分裂的狀態,感覺正在煎熬痛苦中的那個才是我,而隔避站著另個不斷勸說的「我」感覺熟悉又陌生。

現在想來,那是一個很好的環境,審視自己在最脆弱的時候,什麼才能幫助自己走下去、堅持不放棄?

理性?依照「理智為情感服務」的說法,當想放棄時,理智會往放棄的好處去找理由。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非理性的品德、信念、宗教,是真的了不起!

他們是退潮後,帶不走的礁岩;

是一切的根基。

那麼,下次 168 斷食,我要用什麼信念支撐呢?

💡
找到生活與生命意義的人,幾乎可以承受任何的打擊與挑戰。 If one has a WHY in life, on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 ― 《Twilight of the Idols—Maxims & Arrows, #12》Friedrich Nietzsche.

我自己的另一種經驗

我自己斷食超過 20 小時的經驗,是完全不同的方向。

那時的情況是,前天很飽,已斷食約 14 小時以上,接著是慢跑 32 公里、5~6 個小時。

體能上是真的有累到,尤其是最後回程約 5 公里左右。

但,就斷食來說,沒有那麼多的掙扎痛苦。

我猜可能有幾個原因:

  • 運動時大腦會讓身體不感到餓。
  • 環境不允許,沒得吃。

這個經驗告訴我,環境也許更好操作!

遠離食物,找事情、專心做。

下次試看看。

雜想

最近看一個醫生的 podcast ,提到斷食其實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好處的;我又想到很多人的經驗很好,這讓我很困惑。

我覺得即使在實驗中效果不好,但斷食引起的安慰劑效果,還有讓這個行動有一定的意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