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閱讀素養》

摘要

書本資訊

中文書名:閱讀素養:黃國珍的閱讀理解課,帶你讀出深度思考力

作者:黃國珍

初讀感想

我的粗魯抱怨

這本書,目標受眾似乎是國中或高中生,或是他們的家長。

可惜文字太不友善了,讀起來很吃力。

寫的太複雜了,使用過多的術語,本來就不容易理解的概念,加上陌生的術語,閱讀更困難了。

無法把道理說的簡單,只在專有名詞上打轉,會讓人覺得,這些道理只是拼湊而成的。

缺乏可操作性,只是一些現象的披露、介紹,讓人覺得老生常談。

文字運用上也很生硬,或者說是老氣。簡單的道理彎彎繞,卻提不出簡單可行的方案。

一篇文章看下來,還需要反覆推敲他到底想說什麼。對於這類表達比內容還深奧的書,實在讓人頭痛。

還有一個感覺,就是他舉的例子,和他要說的道理,連結很生硬;不管是舉例,或是文字描述,都沒辦法把道理講明白。

以「我不知道」這篇為例:

牛頓蘋果與萬有引力,和我不知道,承認無知,關聯性就很牽強。

而且舉的例子拖泥帶水,不夠簡潔有力,故事太長,讓人分心在其他的細節裡。

反思

回家的路上,我在反省,我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看不懂也許是讀者,我,和作者程度落差太大,所以才會有挫折感,然後我才把原因怪罪在作者,說他文筆不好呢?

因為我發現慢慢讀,多讀幾遍,還真的有點新得。

書中還是有很棒的想法,零散在各個章節裡,所以花點時間打撈,應該還是值得的。

另外,即使文字拗口,耐著性子拆解,還是能挖出有用的東西,不管是吸收或是反思。

所以,真的是我的問題…….是不是我太急了?

書摘與心得

💡
▪ 作者是如何把他心中所思所感,從片段的訊息建構成如今的文本樣貌?有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還原」作者心中的建構歷程,使我們能貼近作者的思考,更充分的理解文本?其實有的,那就是從文本表面訊息抽絲剝繭,一層層的理出「上位概念」。

我的想法

超譯的問題。

作者說了什麼,沒說什麼,都在文字裡,沒說到的就不要亂腦補。

要分清楚什麼是可以確定的,什們是自己的猜想。

💡
往後如果再聽到有人問:「關於答案,到底作者、讀者、出題者誰說了算?」你心裡明白,答案不是誰說了算,而是要符合前置條件與客觀訊息的答案才算。

我的想法

所以突破前提限制的答案,才是更珍貴的靈感創意火花。

💡
繪畫只是傳遞想法的形式與媒介,藝術最終要傳遞的是自己的想法。

我的想法

每本書都有作者自己的想法,他想說什們?為什麼這樣說?

同理,寫作的時候,也要想,我在哪裡?我的觀點是什麼?我的立場是?

記得在某本書上讀到,寫文章一定要有立場,不要假中立、模棱兩可。

💡
在真實世界裡,我們每天面對的生活,就是貨真價實的素養題。至於答案在哪裡?其實重點不在「答案」這兩個字,而在探究答案的過程中,每一次的發現和重新開始。

我的想法

用什麼眼光和角度看問題,如過我對同一個問題有不同的解析,那就是有所成長了。

💡
為什麼不是理性的史巴克當艦長,而是衝動的寇克當艦長?或許衝動、情緒化才是生命原始的面貌與前進的動力,讓人類複雜又迷人的原因。

我的想法

理性是為感性服務的。

▪ 我認為,閱讀是一個重要的工具,無關乎喜歡不喜歡

▪ 報導中隱藏一個被忽視的殘酷事實,就是學生的能力正反映出老師的能力。

對於台灣的教育問題,似乎只要從制度和主管機關著手,就能找到問題的源頭,也有了承擔責任的對象。但是這樣的想法,正好形成完美的「責任迴避機制」,因為問題都不是我們造成的,是制度與環境使然,於是所有人都可以忽視一個擺在眼前的事實——我們就是教育環境的創造者,對翻轉中的教育建立正確的認知,是我們無可迴避的功課。

▪ 過去以紙本為主體的閱讀和數位時代在數位載具上閱讀,兩者之間最大的差異並不是載具本身,而是環境與讀者本身的態度和能力。

▪ 在這個時代,我們分享的速度比理解還快!

沒有任何時代像現今一般,訊息的取得和交流如此廉價又頻繁,而判斷的時間卻如此有限。依賴經驗或直覺的快思主導了閱讀的理解,卻疏忽了多一點深究的慢想。

▪ 一次他接受採訪,記者問他:「虛構能以它的某種方式獲得實體和真實嗎?」作為一位語言符號學家和小說家,安伯托.艾柯如此回答:「是的,虛構能夠創造真實!」

▪ 一如日本小說家春上村樹在二○○九年耶路撒冷文學獎的得講演說「永遠站在雞蛋那一邊」中所言:

今天,我以一名公認的謊言製造者,一名小說家的身分,來到耶路撒冷。

不只小說家說謊,當然。如我們所知,政治人物也說謊。外交官與軍人有他們專屬的謊言,二手車銷售員、屠夫和建築師也是如此。不過,小說家的謊卻有所不同,沒有人會批評小說家的這些謊言是不道德的。沒錯,就像他的謊說得愈大、愈好、創作愈巧妙,愈會受到大眾和批評家的讚美。為何如此?

我的答案是:透過說巧妙的謊,亦即,透過編造幾可亂真的虛構小說,小說家可以將真相帶到新的位置上,讓光明撒在它身上。

▪ 一般情況下,我們看見問題後不太會再提出問題,因為頭腦忙著想答案是什麼,而且會擔心答錯怎麼辦,這是一種被過去考試制約的心智慣性。對於思考問題、探究答案,往往要藉由許多問題來釐清眼前所見,這正是批判思考與獨立思辨的基礎。

▪ 經典就是你常常聽人們說「我正在重讀……」的那些書,而絕不是「我正在讀……」的那些書。

▪ 這就是我們閱讀理解的「實相」。我們每天所見所知,都結合了外在的世界和自己內在條件的投射。由於擁有完整訊息近乎不可能,因此我們對世界的認知,是由片段訊息所建構而成。如果訊息中間有斷點需要連結,大腦會補上知識或經驗片段,套句現在年輕人的話,就叫「腦補」,也就是建構一個自己可以接受的真實。但最有趣的地方是,當我們以自身已知的條件作為補充時,沒有經過自我覺察的理解,就成為複製或建構原先已經知道的東西,因而限制了對未知的真正理解。

▪ 閱讀上要達成真正的理解,最大的挑戰是別相信自己第一次建立的理解,反而該進一步去檢核自己為什麼形成這個理解,與閱讀內容中哪些條件有關,是否合理,並探究作者給這些資料的目的是什麼,中立的去辨識自己到底讀到什麼。

▪ 後設認知

▪ 現在換我提出幾個問題請你思考:請問這張考卷可否看出答對第六題與第九題的學生差異在哪?他們的能力差別為何?各自要強化的學習能力是什麼?如何引導個別進一步的學習?如何在教學上給予差異化的補救?

相關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