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象與騎象人》

讀書筆記《象與騎象人》

書本資訊

中文書名:象與騎象人

原文書名:The Happiness Hypothesis

作者:Jonathan Haidt

初讀感想

這本書好厚,但是非常有料;

大部份筆記都只提到「象與騎象人」的關係、怎麼讓雙方合作。

後面更精彩的,關於幸福、人生意義的部份,就很少提到了。

我覺得後面的幾章是總結,把前面講過的東西做個收尾。

書是真的很多內容,但結構並不散亂,真的是經典啊!

書摘與心得

分散注意力,也許才是真正的意志力的關鍵
💡
一個情商高的人,其內心的騎象人必然技巧高超,懂得在不跟大象的意志直接起衝突的情況下,能富有技巧地分散大象的注意力,把大象安撫得服服帖帖。 秘訣何在?最重要的就是謀略,即孩子運用自己有限的自製力來轉移注意力的方法。 —《象與騎象人》

【信解行證】

【信】

理性的力量雖然小,但可以引導。就像帆布不能對抗風暴,但可以引導船隻前進。

【解】

所謂的意志力,其實是用理性,去巧妙的引導注意力和情緒,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只有情緒能克服情緒,而理性只能提供選擇的建議。

【行】

挑選情緒、引導它。

【證】

整形手術的好處
💡
▪ 動過整形手術的人普遍表示對整形過程非常滿意,甚至在動過整形手術多年之後,還說整形手術提升了其生活品質,減少精神病症(如焦慮及沮喪等)。在所有整形手術中,效果最明顯的就是整胸手術,不管是豐胸還是縮胸,都能給當事人帶來很大的影響。 ▪ 從羞愧感在日常生活中的影響著手。自認自己的胸部比理想中要大或小很多的年輕女性,常常會反映自己每天都意識到自己的身材缺陷。很多人只好靠調整姿勢或衣著來掩飾自己身材的缺點。一旦卸下這個心理負擔,當事人就會變得更自信、更快樂。

在價值觀上,常常會提倡「天然的最美」。

但這無形中是不是也打壓了,自己對自己身體的不滿?

人工難道就真的不美了嗎?

用新的眼光看世界
💡
普魯斯特曾這麼寫道:“真正的旅程……不是造訪異地,而是通過別人的眼睛來看這個世界。” Marcel Proust:The real voyage of discovery consists not in seeking new landscapes but in having new eyes.

所以看電影,看書都是方式。

綜合的意思
💡
以下是關於“綜合”這個觀念最深刻的一個見解:當人們肉體、心理及社會文化三個生存層次的生活連貫一致時,人就會找到人生的意義。

關於如何處理肉體、心靈以及社會文化這三個層面的關係。我認識到,雖然肉體和心靈的部分較為個人化,可以透過自己的努力來改善和調整,但社會文化和環境則像一座老房子一般,雖然重要但卻難以單靠個人之力進行改變。

然而,在談到培養習慣時,最有效的方式似乎是從外在環境著手。這使我思考,是否能夠將社會文化的觀念縮小,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小型社會文化或一套規範,而不僅僅受限於國家或宗教這樣的大型結構。

通過創造屬於自己的小群體文化,我們可以為自己建立一個保護傘,從而避免外界的負面影響。這如同為自己打造一個防護罩,在這個防護罩內進行生活。

所以,儘管改變或追求社會文化的一致性可能十分困難,但我們可以試著創造自己的小型社會文化。這樣我們就無需過分關注外在的文化影響,而是可以在自己設計的環境中生活和發展。這是我對於在大環境中保持個人獨立性和內心平和的一個重要啟發。

從宗教中學習儀式化
💡
你對印度教儀式的了解已到了很深的程度。你所知道的宗教知識,伴隨著無數身體的記憶與感覺:清晨沐浴時的顫抖;午後沐浴淨身,洗去塵土後穿上幹淨衣服的舒適感;走進內室時,赤腳踏在冰涼石地上的感覺;香的味道;眾人念著梵文的祈禱聲;祭拜過神明後的米飯的甘純味道。這一切的一切,讓你對印度教的了解從心理層面擴及身體層面,而當生理層面與心理層面聯結一致時,你就會衷心地接受這些儀式。

創造自己的個人社會文化,意味著創造自己獨特的生活儀式。這些儀式可以從宗教中獲取靈感,如焚香、沐浴、禱告等,都是可以接近內心的方式。這不僅限於宗教活動,比如冥想、定時喝咖啡、定時禱告或閱讀我喜愛的文章,都是塑造個人小文化的好方法。

固定的生活節奏,如晨間運動、中午時分泡一杯咖啡並記錄上午的感想,或在特定時間閱讀或撰寫自己的禱告文,這些都可以成為我個人文化的一部分。即使我對宗教本身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宗教的儀式和方法卻提供了很好的範例,值得我去學習和借鑒,以創造屬於自己的生活儀式和文化。

effectance motive 效能動機理論
💡
▪ 懷特稱此為“效能動機”(effectance motive),他將其定義為人內心想通過與環境互動,進而控制自己的環境,以發展能力的一種需求及沖動。 ▪ 懷特認為效能需求一直持續出現在我們生活之中:面對環境,意味著我們得逐漸改變自己與環境間的關系。因為過程中沒有明顯的高潮,所以我們只能在一連串互動關系中通過行為來尋求滿足,而不是以達到目標來滿足自己。 —《象與騎象人》

搞不懂的效能動機與自我效能

效能動機著重於個體對於發展新技能和探索未知領域的內在興趣和驅動。它涉及到一種內在的推動力,使個體想要改善自己、學習新事物、以及對環境產生影響。這種動機並不一定來自於外部的獎勵或壓力,而是來自於個體內心對於成長和自我實現的渴望。

相反地,自我效能指的是個體對於自己在特定情境下成功完成任務的信心。這種信念基於個體過往的經驗、他人的說服,以及對自身情緒和生理狀態的感知。自我效能更具體,是關於已經掌握或需要面對的具體能力的信心和自信水平。

簡而言之,效能動機是關於探索和發展未知的能力,推動個體去學習和成長;而自我效能則是關於加強已有的、在特定情境下需要面對的能力,它影響一個人在特定任務或情境中的表現和堅持度。

以上是 chatGPT整理,但我還是看不懂。

馬克思對勞動與成品異化的評批
💡
馬克思曾針對資本主義,提出非常中肯的批評; 其批評有部分是基於以下認知: 工業革命,破壞了工匠、及其所生產商品,之間源遠流長的關系。

這就是傳說中的異化(Alienation)嗎?

這樣的異化,讓工人和成品之間缺少了直接的激勵?

中間轉化成金錢,而勞動成果、金錢和商品銷售,不也是間接的關係嗎?

一個更複雜、無法單人完成的工作,這樣的「異化」是必然的嗎?

  • 勞動和成果的疏離,是好還是不好?
  • 馬克思的藍圖從沒實現過,這讓不禁想到,他的思想倒底有什麼現實用處?

適當的變化和挑戰,有更高的工作滿意度
💡
◥1964年,社會學家梅爾文·科恩(Melvin Kohn)及卡米·斯庫勒(Carmi Schooler)曾調查過3100名美國人對自己工作的看法,調查結果發現,要了解哪些工作能帶給人滿足感,關鍵就是他們所稱的“工作自我引導”(occupational self direction)。 ◥從事低複雜度高重複單調性工作的人,對工作產生的疏離感最高(會有無力感、不滿足感,而且覺得自己跟工作是分離的)。 ◥工作內容較有變化、較具挑戰性,且在工作中比較有回旋空間者 ( 彈性 ),對工作的滿意度則遠高於前者。
  • 大腦喜歡刺激,工作也是。
  • 工作中加入調味,改變層次、增加樂趣

聯想:金髮女孩原則、最適挑戰、最佳難度、Desirable difficulty、必要學習難度

工作本質的自我預言
💡
你認為工作本身是什麼,它就是什麼。

這句話和享利.福特說的話,是異曲同工:

Whether you think you can or think you can't, you're right —Henry Ford

  • 快樂的靈魂,存在於行動之中。
  • 朝著目標前進的過程,比達成目標更快樂。
  • 要快樂,隨便做什麼都好,別讓大腦有空胡思亂想。
其它待整理

▪ 希斯贊特米哈伊跟他的學生(其中有一位是中村小姐)深入探討這個逐步深化的過程,並稱此為“全心投入”(vital engagement),一種他們定義為“個人與一個由心流體驗(專注地沉醉其中)及意義(個人主觀認定之意義)所組成的世界間的關系。”“全心投入”可謂另一種“工作是愛的具體展現”的說法。他們對全心投入的敘述,簡直跟浪漫小說的用語如出一轍:

自我及客體兩者之間有一種非常強烈的聯結——作家整個人“昏了頭似的”沉浸於一個寫作計劃,科學家“目炫神迷地沉醉於天文學中”。這種關系出於個人主觀所認定,至此,工作已成一種“天職”。

▪ 我們跟工作之間的關系並非完全取決於自己。有些行業能讓人很容易地全心投入,但有些行業卻很困難。

▪ 希斯贊特米哈伊跟另外兩位心理學家——哈佛大學的加德納及斯坦福大學的戴蒙,組成了一個研究團隊,研究這些行業因行業生態改變,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他們想了解,為什麼有些行業的體質仍算健康,但有些行業的體質卻已開始惡化。他們挑選遺傳學界及新聞界作為實例研究,針對這兩個領域的從業人員進行數十次訪談。

研究小組得出一個非常簡單但意義深遠的結論:重點在於能否整體協調(alignment)。如果做得好的人(做出高品質的工作,對別人有所貢獻)能過得好(得到財富及專業上的提升),表示這是一個體質健康的行業。

▪ 跨層次一致性

“coherence”這個詞字面上的意思,是聯結起來或團結一致,但是它通常用來形容一種具有連貫性及效率的體系、觀念或世界觀。連貫的事物運作起來會非常順暢:連貫一致的世界觀幾乎可以解釋一切事物,但不連貫的世界觀則會因為內部矛盾而蹣跚難行。具一致性的行業(如遺傳學界)就能不斷前進,但缺乏一致性的行業(如新聞業)就得花很多時間進行自我分析、自我批評。大部分人都知道有問題,但是關於如何處理問題,大家卻意見相左。

▪ 我們在分析人的個性時,就發現了這種跨層次的一致性:如果個人較低層次的個人特質能跟自己的應變機制互相配合,且後者又能跟自己的人生故事相連貫,那麼你的個性就會很一致,你的人生就能一路前進。一旦這幾個層次彼此無法連貫一致,我們就會飽受內在矛盾及神經官能性沖突所苦。

▪ 為不同層次找出彼此的一致性,感覺很像被啟蒙一般,也是我們在回答“人生本身目的為何”這個問題時的一大關鍵。

▪ 當你供奉祭品給上帝時,你心裡想的不是“做這些儀式到底有什麼意義?我幹嘛要做這些儀式”,而是你在做的同時,意義便產生——在三個層次連貫一致時自動浮現。幸福——或是讓我們的生活經驗更豐富的意義感,來自中庸之道。

▪ 人不一定得從自己的國家認同中找到意義——像美國、俄羅斯及印度這種幅員廣大、種族多樣的國家,宗教更有可能帶給民眾跨層次的連貫性及人生意義。事實上因為宗教常能為人的生命建立連貫性,所以有些學者就認為宗教存在的目的就在此。

▪ 超越自我的意義感

▪ 很多宗教都教誨世人要愛人,要有同情心,要追求美德,但有時候宗教卻是造成戰爭、怨恨及恐怖主義的罪魁禍首。依據威爾森的觀點,他認為這不是宗教的矛盾。群體選擇論讓基因及文化彼此互相協調適應,如此一來,大大地提升同一群體內成員之間的和平、和諧及合作,其目的就是為了增進該群體與其他群體競爭的能力。群體選擇論不會終止沖突,但它可讓人進入社會組織的層次。以宗教之名所進行的暴行,幾乎都是針對團體以外的成員,或針對最危險的分子——變節者(想離開團體者)及叛徒(傷害團體者)。

▪ 為何所有神秘主義都是關於“超越自我及個人”與“比自我更巨大之物”融為一體。詹姆斯對神秘主義的分析把焦點放在“宇宙意識”這層心理狀態

▪ 印度教徒及佛教徒采用冥想及瑜伽來進入“定”(samadhi,梵文)的狀態,即主體與客體的界線及個人的自我感消失無蹤,個人進入一種極度平和、極度喜樂與清明的狀態

▪ 詹姆斯發現基督徒及伊斯蘭教神秘主義也有同樣情況,只是後者是通過不斷重複的禱告來進入這種狀態。

▪ 從威爾森的觀點來看,神秘經驗是一個“關閉”自我的按鈕。一旦自我遭到關閉,人就變成了巨大身體裡的一個細胞,就像蜜蜂在大蜂巢裡一樣。不怪乎有過神秘體驗的人之後都會產生非常雷同的後遺症:這些人通常會產生強烈的奉獻感,願意把自己獻身給上帝或助人。

▪ 腦神經學家安德魯·紐伯格(Andrew Newberg)曾針對正在經曆神秘體驗者的大腦進行研究,當時這些人大都處於冥想狀態,最後紐伯格發現“關閉”自我那個開關的位置。在大腦的頂葉(頭蓋骨頂端的後半部)有兩塊被紐伯格稱為“定位關系區”(orientation association areas)的大腦皮層。

大腦左半球那塊皮層能讓人的內心對自己的身體產生有限及具體的感覺,讓人得以追蹤自己的身體輪廓。而大腦右半球相對應的那塊皮層,則讓人對周遭空間產生方位感。這兩塊皮層靠著接收其他感官所傳遞過來的信息,讓人知道自我的存在及其所在空間。當這些被試表示自己進入神秘的合而為一狀態時,這兩塊皮層區出現被關閉的現象。從大腦其他部位傳遞過來的信息減少,該定位關系區的整個活動也跟著變少。

▪ 麥克尼爾在《同在一起》(Keeping Together in Time)一書中提出如下結論:人類曆史自有正式記載以來,便已開始運用同步動作使團體成員間形成和諧及凝聚力,有時則是為激起抗敵的鬥志。麥克尼爾還指出,同步動作及吟誦可能是進化所產生的機制,其目的是啟動利他的動機(此為群體選擇的過程中所形成者)

相關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