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惡童三部曲》

摘要

書本資訊

中文書名:惡童日記 + 二人證據 + 第三謊言

原文書名:Le Grand Cahier + La Preuve + Le Troisième Mensonge

作者:克里斯多夫·雅歌塔 Ágota Kristóf

為什麼讀這本書

我曾經讀過,忘了是在國中還是高中,那時候覺得很震憾!還記得好像分上下冊,那時候記得只讀完一半,後來也忘了為什麼沒繼續讀下去。突然看到這本書,順便就回憶一下。

最近讀完之後,依然是震憾不減當年!

初讀感想

這三部曲真的是經典之作。

第一部講述了非常壞的小孩,因為環境而逐漸變壞的故事。

有評論說,這是純粹的邪惡,因為缺乏管教。

第一部最吸引人的地方在於殘忍、血腥、暴力及色情的描寫,文字冷酷且精確。

第二部的吸引力相比之下有所減少。主角充滿矛盾,行為古怪,令人難以理解,可能蘊含某些暗示。

第三部是最難懂的,因為視角不斷切換,真假難辨。

這部作品將前兩部的內容顛覆,讓真假難以分辨,這也是第三部最成功、最迷人的地方。

讓讀者無法分辨真假,非常吸引人。

整個三部曲讀下來非常痛快,尤其第三部的不斷反轉和思考。這需要多次閱讀才能深入理解。

這次閱讀給我最大的感觸是,經典之作能夠讓人不斷重讀,每次都有新的感受。

書摘與心得

不斷的練習
💡
▪ 我們決定讓自己更強壯而能夠不掉一滴眼淚地忍受這番折磨。 於是,我們從互打對方耳光的練習做起,然後就是練習彼此互毆。 ▪ “外婆,別再叫了,不如打我們吧!” ▪ “再打!外婆,我們的另一個臉頰還等著你打呢!就如《聖經》上寫的,再打我們的另一個臉頰吧!”

他們不只是互歐,還有羞辱。

這一段讓我想到《Can’t hurt me/我,刀槍不入》中的情節:

“You’re not hurting me! Is that all you fucking have?” I’d shout back. I wanted him to know that I could take more pain than he could ever deliver, but when it was time to fall asleep and there were no more battles to fight, no place to hide, I wet the bed. Nearly every night. —《Can’t hurt me/我,刀槍不入》

反愛
💡
“親愛的!我的愛!我愛你們……我絕不離開你們身邊……我只喜歡你們……永遠……你們是我的所有……”不斷地重複這些話,讓這些字眼逐漸喪失它們的意義,這同時也減輕了我們的痛苦。

這一段很多書評都有提到,讓人心碎。

不要
💡
我們說:“我們不喜歡收別人的禮物。” “為什麼?” “因為我們不喜歡向別人道謝。”
做不到最難
💡
神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說:“那你們應該知道《十誡》吧?你們遵守十誡嗎?” “不,我們不遵守十誡,也不會有人遵守的。上面寫著‘你不可殺人’,結果所有人都在殺人。” 神父又說:“唉!戰爭就是這麼來的。” 我們說:“比起《聖經》,我們還比較喜歡別的書。但我們沒有其他的書。你呢?你有吧?可以借我們嗎?” “我的書對你們來說都太難了。” “會比《聖經》難嗎?”
黑色幽默
💡
那我爸爸呢?他在哪兒?” “你爸爸就是我。” “但另外那個,那個真的呢?” 路卡斯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 “他在你出生前就死了,在一場意外中死的,就像我爸爸一樣。” “那些做爸爸的老是在意外中死掉,那你呢?你很快也會發生意外嗎?” “不會,我會非常小心。”
現實比小說更有戲劇性
💡
我試著去寫些真實的故事,但是在某些時候,當這些故事因為本身的真實性而令人無法忍受時,我就必須去改變它。我又告訴她,我試著去敘述自己的故事,但是我做不到,我沒這個勇氣,因為這些故事會深深地傷害我。於是我就美化一切事實,描述出來的事物往往與它本身所發生的事實並不相同,而是與我原先對它的期望比較接近。 她說:“這個我知道,生活中有些事情的確會比書上最悲慘的故事還要悲慘。” 我說:“沒錯,就算書中有如此悲慘的故事,也比不上生活中的悲慘。”
可悲
💡
“太可怕了!你們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嗎?” “是的,神父,我們在勒索。” “你們小小年紀就……這太可悲了!” “沒錯!可悲的是我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小兔子和她母親真的很需要錢。”

我覺得這一段,幾乎就是兄弟倆為什麼會長歪的原因。

「不得不…」道盡了多少無奈。

2

▪ 我們決定讓自己更強壯而能夠不掉一滴眼淚地忍受這番折磨。

於是,我們從互打對方耳光的練習做起,然後就是練習彼此互毆。

▪ “外婆,別再叫了,不如打我們吧!”

▪ “再打!外婆,我們的另一個臉頰還等著你打呢!就如《聖經》上寫的,再打我們的另一個臉頰吧!”

▪ “親愛的!我的愛!我愛你們……我絕不離開你們身邊……我只喜歡你們……永遠……你們是我的所有……”

不斷地重複這些話,讓這些字眼逐漸喪失它們的意義,這同時也減輕了我們的痛苦。

▪ 我們說:“我們不喜歡收別人的禮物。”

“為什麼?”

“因為我們不喜歡向別人道謝。”

▪ “太可怕了!你們知道自己正在做什麼嗎?”

“是的,神父,我們在勒索。”

“你們小小年紀就……這太可悲了!”

“沒錯!可悲的是我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小兔子和她母親真的很需要錢。”

▪ 神父沉默了一會兒,然後他說:“那你們應該知道《十誡》吧?你們遵守十誡嗎?”

“不,我們不遵守十誡,也不會有人遵守的。上面寫著‘你不可殺人’,結果所有人都在殺人。”

神父又說:“唉!戰爭就是這麼來的。”

我們說:“比起《聖經》,我們還比較喜歡別的書。但我們沒有其他的書。你呢?你有吧?可以借我們嗎?”

“我的書對你們來說都太難了。”

“會比《聖經》難嗎?”

▪ 那我爸爸呢?他在哪兒?”

“你爸爸就是我。”

“但另外那個,那個真的呢?”

路卡斯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

“他在你出生前就死了,在一場意外中死的,就像我爸爸一樣。”

“那些做爸爸的老是在意外中死掉,那你呢?你很快也會發生意外嗎?”

“不會,我會非常小心。”

▪ 我試著去寫些真實的故事,但是在某些時候,當這些故事因為本身的真實性而令人無法忍受時,我就必須去改變它。我又告訴她,我試著去敘述自己的故事,但是我做不到,我沒這個勇氣,因為這些故事會深深地傷害我。於是我就美化一切事實,描述出來的事物往往與它本身所發生的事實並不相同,而是與我原先對它的期望比較接近。

她說:“這個我知道,生活中有些事情的確會比書上最悲慘的故事還要悲慘。”

我說:“沒錯,就算書中有如此悲慘的故事,也比不上生活中的悲慘。”

相關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