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哲學家都幹些了什麼》

書本資訊

中文書名:

原文書名:

作者:

書摘與心得

💡
二元論有一個比較庸俗的用法,它可以幫助我們有效地躲避痛苦。按照二元論的觀點,我們的精神世界是獨立的,那麼外部世界對我們的影響僅僅在於感官體驗。其餘的精神體驗都屬於我們自己的心理活動。 —《哲學家都幹了些什麼》
  • 用二元分化的方式,能把內在精神和外在刺激分開來。
  • 將痛苦歸於外在,能保持內心感覺和情緒的平和。
哲學總站在弱者的一方講道理
💡
曆史上有一個規律: 在鬥爭中,哲學總站在弱者的一方。 這是因為哲學講思辨,講道理; 而只有弱者才會去講理,強者不需要講理。 這也是因為,哲學繼承了蘇格拉底討人厭的疑問精神。 只有弱者在面對強權的時候,才有質疑權威的需要。 —《哲學家都幹些了什麼》

我的想法

能不講道理,還是不講道理的好

只有弱者才會講哲學、講道理;

這句話是不是暗示說,其實我們愛的是暴力、是用拳頭來說話?

反過來想,當擁有一錘定音的武器的時候卻不用;

面對赤手空拳的對手,放下槍。

這樣是不是更帥氣呢?

我覺得最厲害的,就是站在對方的主場,然後還能碾壓對手!

現實中有這樣的人嗎?

放棄報復

雖然放棄報復,和我所說的放下武器,是有點相似但又是不一樣的情境。

這樣的例子有甘地、曼德拉、馬丁路德金。

放棄優勢

似乎只有在體育場上,雙方實力差距過大,才有這種類似「友誼賽」的情形出現。

【信解行證】

克己復理?這樣克制有什麼用?

什麼好用就用什麼,講理有用就講道理;不然就用拳頭?

【信】

【解】

【行】

【證】

相關書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