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筆記《一個外科醫師的修練/醫生的修練/Complications:A Surgeon's Notes on an Imperfect Science》

摘要

  • 相信複雜事物,永遠有更好的解法。
  • 醫學和人生一樣,面對的是機率—沒有 100%。

書本資訊

中文書名:一個外科醫師的修練

簡體中文書名:醫生的修練

原文書名:Complications:A Surgeon's Notes on an Imperfect Science

作者:葛文德 Atul Gawande

簡介

為什麼讀這本書

讀完《當呼吸變成空氣》之後,很想再找同類型的書來看。

這本《一位外科醫師的修煉》,在對岸譯為《醫生的修練,在不完美中探索行醫的真相》,豆瓣評分 8.6,應該是本不錯的書吧!

ps. 這本書的作者,最有名的應該是這本《清單革命》!

初讀感想

讀完這本書,我覺得有幾個印象深刻的點。

首先,有許多新奇的經歷,比如病態性臉紅,或是肥胖胃部手術,還有關於破壞性肌肉病菌的部分,好可怕。

這些都是我們平常不常接觸到的病例,是本書的一大看點。

第二,更接近醫生的工作面向。

對自己不熟悉的職業都會有興趣,特別是醫生,常會接觸也會害怕,不太熟悉。

這本書介紹了醫生在工作中遇到的事情和他們的困境;

比如知識的有限,以及在不確定的情況下做出重要判斷。

這方面的描述,我覺得也是這本書值得一看的重點。

其實從英文書名「Complications」就很好說明了,這本書要談什麼。

它要談的是,如何在複雜情況下,做出決定、盡可能的做出最好的決定。

醫生不是神,也是人,也是會失誤、失敗。

書摘與心得

尋找與相信
💡
每次媒體大幅報道駭人聽聞的醫療事故的時候,醫生很少會感到憤慨。 他們通常會想:我也可能會犯這種錯誤。 因此,最重要的問題,不是如何避免差醫生傷害病人; 而是如何保證「好醫生」不去傷害病人。

這想法是不是太理想了?

就像想只得到硬幣的正面,忽略反面。

這真的可能嗎?

但再想,有這樣疑問的我,是不是自我設限了?

認為好壞同時存在,沒有完美制度;

這種自我設限是否限制了我?

也許有解決方法,沒試過怎麼就能直接否定呢?

關鍵是相信,尋找,而非自我設限。

罪惡感與羞恥感
💡
這並不是罪惡感,罪惡感是你做錯事的感覺; 而羞恥感是另一回事:你就是那個錯誤。 你覺得每個人看到你時,都會想到你做的“好事”。

我喜歡這個說法。

用專精來解決複雜性
💡
他們希望醫療走向專業化,就像企業一樣追求單一產品的品質。目前已有成功的例證,如疝氣修補技術爐火純青的肖爾代斯醫院,再如全美國的麻醉科因採取這樣的方針而卓有成效。
多面觀察
💡
▪ 我去內夫那裡搜集資料時,發現他一般會請3個同事和他一同進行評估工作。 ▪ 在治療時,內夫如果發現自己和同事所記錄的內容有什麼不清楚的地方或有出入,就會立刻把同事叫來一起商量。
一種暈眩的說法
💡
▪ 如果我們感知的動作和我們預期的動作相反,我們則會產生眩暈的感覺。 ▪ 眩暈引起的噁心嘔吐可以說是現代生活的副產品,這與身體本能排斥毒素的防禦系統有關。
痛苦和病癥的區別
💡
也許減輕治療法最大的貢獻就是指出了癥狀和痛苦的區別。如埃裡克·卡塞爾醫生(Eric Cassell)在《受苦的本質與醫療的目標》(The Nature of Suffering and the Goals of Medicine)一書中指出,對某些病人來說,只要了解他們痛苦的來源,以不同的角度來看痛苦,或者只是接受我們無法完全征服自然的事實,就能控制痛苦。儘管藥物沒有作用,醫生還是可以幫助病人。
用手術等外力,是不道德的嗎?
💡
一個人通過手術解決了臉紅問題,之後會發生什麼呢?是否可以永久保持這樣的手術效果?你不再臉紅,那麼還會不會感覺到害羞?破壞幾條神經纖維真的能使一個人脫胎換骨嗎?
別等到手術成為最後選項
💡
威廉因為極度肥胖,已經失去了工作、尊嚴和健康,剩下的只有羞辱和痛苦。他決定接受手術,畢竟手術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決定需要負責任
💡
病人通常不會接受我們給他這個決定權。換句話說,病人會因為他們的自主權受到尊重而感到開心,但他們也很樂意把選擇的權利交給醫生,放棄選擇的權利,他們更希望別人幫他們做決定。有一項調查研究表明,64%的人表示,如果自己得了癌症,他們希望可以自己選擇治療方式;但是真正得了癌症的人中只有12%希望由自己做決定。
醫學常與未知相伴
💡
▪ 醫學中最常遇到的瓶頸就是不確定性。 ▪ 大多數人可能認為,如今我們對疾病的診斷與治療方法都有相當透徹的了解,所以他們常常忽視不確定性引發的問題,也不知道它有多麼深遠的影響。 ▪ 然而,從醫之後,你會發現,治療中最大的挑戰就是病症的未知性,而非如何去治療。醫學的本質就是不確定性。面對不確定性要如何去做,就要看醫生和病人的智慧了。
沒有絕對
💡
如果我們相信我們的訓練和經驗可以幫我們避免這些錯誤、化險為夷,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們經不起研究人員通過顯微鏡的審視。

相關書目

當呼吸化為空氣》,一位罹患癌症的外科醫師,在生命最後的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