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孔子和假孔子

真孔子和假孔子

摘要

  • 真正的孔子是不完美的、真正的人。
  • 但具影響力的,反而是人造的假孔子。
  • 假的孔子成為了符號、道具,供人膜拜。
  • 假孔子的神聖化,就是將各種意義疊加上去。
  • 比較不同時代的「假孔子」,看是否有不同的思想和意識形態。
💡
▪正如李零所說:「漢以來或宋以來,大家頂禮膜拜的孔子是『人造孔子』。現在的孔子,更是假得不能再假。」他強調:活孔子和死孔子,就是不一樣。前者是真孔子,後者是假孔子。 ▪活孔子一輩子都生活在周公之夢當中,就像塞萬提斯筆下的堂吉訶德,可笑也可愛;而死孔子基本上是老子說的芻狗,今人說的擺設、道具和玩偶。曆代皇帝都捧他,越捧越高,也越捧越假。這種越高、越假,就是意義的不斷附會、層層疊加。 ▪千百年來,影響、支配、掌控人們思想的主要是死孔子,所以對死孔子的剖析更有意義。 —《不讓歲月空流逝:雷頤讀史筆記》

這段話是作者讀了李零的《喪家狗——我讀〈論語〉》這本書後的感想。

試著列出我的觀察
  1. 活人不如死人,因為死人才聽話。
  2. 死人反而比活人,有更大的可能性?
  3. 從古流傳至今的,只是一個符號。
  4. 活生生的人不完美,不討喜。
  5. 這是不是所謂的神格化?符號化?
  6. 每個朝代的「孔子」其實都不一樣。
  7. 為什麼是孔子?他為什麼能「神化」?

參考

發生真實影響力的也許是假貨

  • 事實會形成觀念,觀念才具有影響力。
  • 各自有盲點,也都不能代表全部。
💡
事實史是一種真相,觀念史也是一種真相,所以我們沒必要對許多貌似事實的事實史過於當真,更不該忽略許多觀念史中所謂的虛假成分——發生真實影響力的東西往往是假貨。 —《思辨的禪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