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眼中看到的,都是自己的投射

看到小朋友像父親有感。

無我相,無眾生相。

價值觀決定了,大腦如何判斷和識別看到的東西。所有讀過的書、曾經的經驗、當時的心情,都影響我們看到了什麼。

正念讓我學習如何分辨,甚麼是事實、那些又是情緒?但其實所謂的客觀事實,其實多少都帶有偏見的。

所以,認清現實,沒有所謂的客觀,一切的一切,都是主觀。

所以,看到某人很討厭,不是他長得討厭,是我們自己不喜歡他。

甚至,擴大來說,世上的一切,都可以是我們的主觀想像?

有什麼用?

這想法能讓我轉變心情。

看到的也許沒有不好,是自己把缺點放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