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麵線到高梁《我記得…》刺激強弱與平衡

暴食縱酒的經驗

滿地的麵線

我記得小時候第一次有印象的嘔吐,應該是小學二、三年級吧。

從小到大,我都很喜歡吃大腸麵線,到現在也是;

那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吃了太多麵線,不久後就吐了滿地。

這是我有印象中,第一次吃太多東西而吐出來。

到現在那一坨顏色和線條,我都還記得。

吃不完的車輪餅

現在想來,小學時就有那種,喜歡的東西吃到暴的傾向。

另外有印象的是吃車輪餅,有一次買了滿滿一大包;

吃不完不知道怎麼處理,就直接整包丟掉了。

現在想想好可惜,怎麼不分給其它人呢?

酒後的高梁

我記得還有一次嚴重的嘔吐,那是在高中同學家喝酒的時候。

我那時喝到吐滿地,記得那次幾個人都吐得很嚴重,甚至有人在廁所裡面吐得亂七八糟。

那次喝酒到吐對我來說印象非常深刻。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因為嘔吐的味道實在太難聞了,所以我幾乎不敢再高梁酒了。

從那之後,每當我聞到高梁酒味,就會想起嘔吐後的感覺、那個味道。

兩個味道已經在我腦海中連在一起了,真糟糕。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對當時的那位高中同學有點對不起。

大家一夥人本來開心去那裡喝酒聊天,結果卻在那邊吐得亂七八糟。

自然而然的不碰酒了

現在的我幾乎已經不怎麼喝酒了。

因為一方面,隨著年紀慢慢步入中年,對健康來說,喝酒都不是一件好事;

而且最近這一兩年,我在維持體重和減重;

再加上看過喝醉酒的人的醜態、酒後失事,所以慢慢就不再碰了。

回憶釀的酒

但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年輕時候喝酒的快樂,真的是想到就會笑。

以前少有的幾次喝醉的時候,其實都還蠻開心的。

把這些以前的快樂記憶留著,偶爾想起來,品嘗一下,好像也和喝醉沒兩樣了。

我的思考

壓不住的欲望

既然我會回憶起以前喝醉酒、喝到掛的日子;

那是不是說,內心深處其實還是喜歡或嚮往那種狀態?

老實說,這或許是真的。

我內心深處,可能真的還想要經歷,像以前那樣快樂喝酒到吐的日子;

喝到和三五好友聊天吃飯喝酒,然後隨便倒著就睡著了。

現實的衝突

但回到現實來說,這樣的事情能做到嗎?

或者是說,其實有時候淡淡的快樂和濃烈的情感衝擊,需要互相調適。

有時候生活平淡,有時候濃烈,不應該一直都處在同樣的狀態。

偶爾要讓生活放縱一下,是這樣子嗎?

從飲食控制得到的經驗

從最近飲食控制的經驗來看,我覺得你不可能永遠吃清淡的食物。

偶爾還是要吃一些喜歡的、比較不營養的高糖高脂高鹽的東西來調劑;

這樣才能達到一個平衡,一個動態的平衡。

就像喝酒一樣,常常不喝,但偶爾還是需要喝一點。

這是我覺得在喝酒這件事上做到一個平衡。

問題上的問題

把喝酒這件事放大來看的話,是不是有什麼東西,可以取代掉喝酒、或是暴飲暴食?

再把整個問題放大,比如飲食的清淡和暴飲暴食之間的平衡;

當你想要平衡的時候,可以用運動或其他的東西來取代暴飲暴食。

換句話說,不喝酒和喝得爛醉這兩件事其實不一定要放在天秤上面去衡量。

天秤上面的砝碼可以有很多種,甚至是立體的或多維度的。

你不喝酒,背後的砝碼可能代表清淡,但可以用其他的東西來取代;

比如我寧願喝可樂或果汁,來取代喝酒。

清淡飲食的另一面,可以是我做一些譬如,寫作、讀書或做某些事情,來沖淡這個平淡的飲食。

這樣一來,其實平淡和濃烈就成了整個天秤的兩端。

簡單來說,就是清淡和濃烈,或者說,其實就是刺激的強度。

刺激的強度才是根本

回到最原始的問題,其實就是這個刺激的強烈程度。

從大腦的層面來看,大腦喜歡新鮮的刺激,偶爾需要一些更強的刺激,來平衡平淡麻木狀態。

24 小時接受太強烈的刺激也是不健康的。

連續很平淡、沒什麼刺激感可能也是不健康的。

所以,應該要有平淡和強烈的刺激,之間的一個比例,去中和它們。

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可以很好地達到平衡了。

比如飲食的清淡和是否喝酒,或是做不做某些事情;

其實不一定要局限在一個對立的關係上。

而是應該選擇更健康的刺激。